亚博vip24
亚博vip24
  您现在的位置:亚博vip - 亚博vip4.com - www.yabovip4.com > 亚博vip > 正文
门不当户不对、辱骂、冷暴力,嫁进豪门的她选择了隐忍…
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19-07-10 09:01:48
1 平日里回娘家,阿关总是乘坐着高贵的黑漆包车。一听到门外停车的动静,父母便知道是女儿回来了,立马出门相迎。 今夜,她坐着一辆大街上的人力车,悄然来到了家门外。里面照常传来父亲的高声大笑:“我也算是有福之人啊,孩子们一直都懂事孝顺,从来没费过心,大家都夸赞呢。人要知足常乐,真的是别无他求了。哎呀呀,痛快!”他一定是在跟母亲说话。 唉,爸妈完全不知女儿的处境,看他们喜笑颜开的模样,怎能拉下脸求他们同意我离婚呢?肯定会大骂我一顿吧。把儿子太郎丢下不管,自己跑出家门,是我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,但贸然提出离婚肯定会让爸妈目瞪口呆。一直以来的幸福瞬间幻灭,只剩下悲苦。索性还是什么都别说,就这样回去吧。只要回家,我还是太郎的母亲,好歹也是原田夫人;两位老人还能以自己女婿是奏任为荣,自己节俭一些还能给家里不时送些零嘴零钱什么的。要是由着自己性子非要闹离婚,太郎以后就不得不看继母的脸色过活,两位老人家也要放低骄傲的姿态。人们的议论,弟弟的前途,都可能会因为我的一个念头而改变,尤其是弟弟,势必会失去大好前程。回去吧,还是回去吧,回到我那魔鬼一样恐怖的丈夫身边吧。那个恶鬼一样的丈夫……“啊——不要不要!”她身子颤抖,踉踉跄跄走了两步,咚的一声撞在格子门上。 “谁?”父亲大声嚷了一句,还以为是过路顽童在搞恶作剧。 “呵呵,是我啊。”女儿在外面娇柔一笑,撒娇似的回答,“爸爸,是我啊。” “啊,谁啊,谁啊?”说着打开了障子。 “哎呀,是阿关啊,你怎么站在这儿啊?这么晚了还出门啊,没有坐车来,也没带个女仆吗?来来,快点儿进来,搞个突然袭击,家里都手忙脚乱了。不用去关格子门啦,我来关就好了。往里面坐,坐到有月光的地方去。快,坐垫子上、垫子上来。这个席子太脏了,早跟房东说了好几次换个新的,但他总推托说工人那边不方便。别犹豫啦,不然和服会脏的。对了,你怎么这么晚自己跑出来了?家里一切都还好吧?”父亲跟往常一样嘘寒问暖。 2 阿关如坐针毡,父亲那把她当夫人般对待的态度让她非常过意不去。于是咽下泪水说道: “嗯,大家一切都好。对不起,这么久没过来看望,您和妈妈身体都康健吧?” “好得很,我连个喷嚏都没打过。你妈有时候倒是闹起妇女病,不过蒙上被子躺上半天就完全没事了,没什么大碍啊。”父亲嘎嘎大笑起来,看起来气色很好。 “怎么没看见亥之啊?今晚又去哪里了啊?那孩子还是那么认真学习吗?”阿关问。 母亲啪嗒啪嗒地端出茶水,接过活茬:“亥之去上夜校了。托你们的福啊,最近他又加薪了,科长也十分器重他,多少也让人松了一口气。说来说去,这还不是跟原田家沾亲带故的原因啊——爸爸一天到晚这样念叨。你不是个糊涂人,今后也要好好服侍原田先生啊。你也知道亥之那孩子天生嘴笨,每次见面也只是草草寒暄几句,其他的客套话就不会说了。你在中间要多通融通融,努力帮大伙儿联络感情,拜托他多关照一下亥之。现在日头不好。太郎还是那么淘吗?今晚怎么没带他一起出来?外公也想他了呢。” 听父母说了这些话,阿关心里百感交集。 “本来说是带他一起过来的,不过那孩子一到晚上早早就困了,就把他留在家里了。他现在是越来越顽皮了,一点儿不懂事,一出门就跑得没影儿,在家里就黏着我,真是太费心了。他为什么这么不乖呢?”这些话让她想起一些难过的事情,伤心的泪水瞬时涨满了她的眼眶,“虽然自己狠下心出了门,但这会儿他该醒了,正哭着找妈妈吧。用人们用饼干点心哄他估计也不管用,可能会牵着他的小手,吓唬他要拿他喂小鬼吃吧。” 一想到太郎可怜兮兮的样子,她就控制不住地想哭,但不想让父母难过所以三缄其口,赶忙拿起烟袋锅狠狠吸了三口烟,咳咳地故意装作咳嗽几声,用袖子擦去了泪珠儿。 3 “今夜是旧历十三夜,虽说是旧风俗,妈妈也为了赏月准备了很多江米团子供奉月亮。这些都是你以前最爱吃的东西。本想叫亥之给你带些过去,那孩子却觉得不妥当,还劝我别这么做。八月十五那天没给你,十三夜再去送也不太好。妈心里一直想着能让你吃上团子,想着想着你竟然过来了,真跟做梦似的。莫非真的心诚则灵吗?虽说你在家里想吃多少甜点都能吃得上,但妈妈的味道可是特别的哦。今天晚上抛下原田夫人的身份就当自己还是小姑娘。毛豆啊栗子啊,想吃多少尽情吃。我总是跟你爸叨咕,我们阿关现在能耐是能耐,要想人前显贵,就得处处考虑到,处处符合原田夫人的身份。和达官显贵们交际也是劳心费神呢。使唤女佣、公馆里来往交际,想当人上人,必须吃得苦中苦啊。娘家又是这样的家世,更是要加倍注意不要被别人轻视。考虑到种种情况,你爸和我虽然都很想外孙,但是害怕别人说闲话,就只好忍着些。有时候都走到了公馆前头,但想到自己穿着粗布衣裳打着棉缎洋伞,只能眼巴巴地望望二楼的竹帘。心里念叨着我的阿关现在正在干什么呢,脚下却片刻不停地快步走过去了。要是娘家再体面一些,多少可以给你撑撑面子。还有,想给你捎去一些祭拜月亮的江米团子,但是装饭菜的套盒破破烂烂的,岂不是太寒碜吗?真的,总是会莫名地就记挂着你。” 自己的到来虽然令双亲喜出望外,可是母亲的话语里带着不如意的抱怨,她忍不住就自家卑贱的身份向女儿发起了牢骚。 “我真的是太不孝了。虽然衣着光鲜,出入有马车接送,人前看起来风光无限,却无法尽心孝敬父母。这金玉般的外表之下,实质却无人知晓。与其这样,还不如留在爸妈身边做点手工活儿更加自在舒适呢。”阿关说。 “胡说胡说,再别说这种胡话了。嫁给别人做媳妇了,就不要总想着接济娘家人了。你还在家的时候是斋藤家的姑娘,出嫁了不就是原田家的夫人了嘛。你要尽力做到让阿勇满意,努力让家庭和顺,其他的不用你操心。 爸爸知道当夫人不容易,但你能有这么好的运气也应该忍耐忍耐。女人啊就是爱发牢骚,你妈说了那么多无聊的话让你为难了吧?因为没能让你吃到江米团子,她心里憋着气呢。这可是充满妈妈爱心的小团子哦,你敞开了吃,让她消消气吧,可甜可甜了。”父亲诙谐地说。 错过话头没说,阿关心情愉悦地吃了很多毛豆和栗子。 4 女儿嫁人已有七年之久,可从未这么晚回过娘家,而且没有带礼物、一个人步行,这些情形全不曾有过。仔细一想,女儿的衣服也不像从前华丽,难得见面的喜悦让父亲忽略了这些变化,可到目前为止,女儿只字不提女婿,看得出是强颜欢笑,其中一定有隐情。父亲凝视着桌上的钟试探性地问道:“马上就要十点了,阿关你是住在这里还是回去啊?要是回去的话,还是尽早动身吧。” 女儿这才抬头望着父亲:“爸爸,今天我是有求于您才来的。请您听我解释。”她将两手叠放在铺席上,一滴泪珠紧跟着滚落,透露出几许悲惨。 父亲神色凝重起来,稍稍往前挪了一点儿:“这么郑重其事,怎么了?” “我已做好今晚不再回原田家的准备了。这次出来没跟阿勇打招呼,把太郎哄睡着后,我下定决心不再见他,才过来的。那孩子除我之外谁陪着守着也不行,我连骗带哄地让他睡着之后,在他做梦的时候我就跟鬼似的溜出来了。爸爸妈妈,请你们一定要体谅女儿,直到现在我从没有说过任何关于阿勇的坏话,也没有跟别人说过我们的夫妻关系。我思量再三,已经含泪忍受了两三年,今天我无论如何也决心要离婚,拜托爸妈能替我写一封休书。以后我随便做些什么都好,我和亥之一起努力,就让我一辈子一个人过吧。”阿关说完号啕大哭起来,为了压低声音,她紧紧咬住袖子,上面水墨画的竹子转眼变成了哀伤的紫竹。 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父母往前凑了凑。 “虽然我从未说过什么,但是到我家去瞧瞧我们夫妇相处的场景,半天就能把情况了解得差不多。他只有有事才会跟我说话,而且态度极为恶劣,早起问安,他却猛地去看庭院里的花花草草,还语带玄机地说些夸赞的话。尽管我非常气愤,但就因为他是我丈夫,所以我一直忍着什么都没说。从早膳开始各种咒骂声便不绝于耳,甚至在用人面前也不加掩饰地数落我的无能和粗鲁,他的口头禅就是‘没教养’,瞧不起我没读过书。我本来就不是出身贵族女子学校的高素质女孩,也不像他那些同僚太太那样学过茶道啊插花啊、唱歌啊绘画啊,自然不能跟她们谈论这些高雅的话题,我干不来这些事情。但是他完全可以悄悄送我去学啊,为什么要故意讥讽我娘家的不是呢,结果弄得我在用人们面前都抬不起头来。真的太不像话了!刚嫁给他那半年的时间里,他对我还算体贴,总是‘阿关哟阿关哟’。自孩子出生后他就性情大变,一想起来就不寒而栗,我完全跌入了黑暗的深渊,再也看不到一点儿温暖的影子了。起初我以为他是故意开开玩笑,特意说些刻薄的话来逗我。其实他早就看腻了我,他认为折磨我虐待我,我可能就会主动离开他,所以就开始变本加厉。爸妈,你们都了解女儿,要是自己的丈夫和艺伎玩一玩,或养个小老婆什么的,我不会为了这件事情吃醋的。其实我从下人们那里多少也听到过一些传闻,但他是个有身份的人,这种事情应该避免不了吧。对他的出门着装我也格外上心,就怕惹他生气,但是他对我的一举一动统统都不满意,动不动就骂我。还说家庭不和一定是妻子的不对。就算是我不好,他应该说出来我到底什么地方不好,什么地方没意思,可他只是一味地骂我,‘没意思的家伙,不解风情的蠢货,跟你没什么好谈的。说实话,就是把你当作太郎的奶妈才留你在家里的’。整天对我冷嘲热讽。他不是我的丈夫,而是魔鬼啊。他就差亲口说出‘滚蛋’了,我就是这么个性子,为了太郎变得畏首畏尾,不管他骂我什么,我都唯唯诺诺的。然后他越来越肆无忌惮,骂我‘没志气、没出息的大笨蛋,我就最烦你这软塌塌的性子’。要是我真按他说的去改变个性,会怎样呢?我要是稍稍表达自己的想法,不服气地回应他几句,这才是正中他下怀呢。他一定会以此为理由将我赶走。妈妈,我从他家里出来不是不可以,跟那个徒有其表的原田勇离婚,我不会有一点儿留恋。不过一想到懵懂无知的太郎将要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,我就志气也没了,态度也没了,只好继续讨他的欢心,为了子虚乌有的事情战战兢兢,一直默默地忍受到今天。爸、妈,我真是个命不好的女人啊。”阿关悲愤地倾诉着这些年的怨气。 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等事情,老两口面面相觑,震惊得哑口无言。 母亲自然心疼女儿,听到这些,气得咬牙切齿。 5 “他爸,你是怎么想的我不清楚,但原本就不是我们家主动要求结亲的,现在却嫌弃什么出身不好教育水平不高这啊那啊的。他不记得了,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呢——在阿关十七岁那年的正月,也就是还没有取走门松的初七的早上吧,那会儿我们还住在猿乐町,阿关在家门口和邻居家小孩打羽毛球。我们阿关打出去的球正好落在原田先生的车里,去捡球的时候,他就对阿关一见倾心。开始找人说媒,频繁催促想要娶阿关过门。我们知道门不当户不对,我们孩子打小就没学过琴棋书画,嫁妆就更不用说了,不知道回绝了他家多少次呢。那家伙说,我爸妈并不挑剔,我喜欢她我想娶她,不用在意门第身份,舞蹈琴技之类的嫁过来之后再慢慢学,请二老不用担心。只要阿关能嫁给我,我一定好好对她。他火烧火燎地拼命地催。我们这边并没要求什么,他们却特意置办了嫁妆送过来,也就是说阿关是他自由恋爱娶过去的媳妇儿。我跟你爹顾及情理不愿意总去叨扰,并非惧怕阿勇的身份。我们阿关可不是卖过去当姨太太的,而是他费尽心思明媒正娶的夫人。其实我们大摇大摆地进出他家也无妨,但奈何人家家境显赫,我不愿意让别人在背后乱嚼舌根,让人说是我们家靠着女儿的关系想从姑爷那里捞些油水。我们也从没有故意逞能,在两家的交往中尽力做到匹配,平日里再想女儿了也不敢随便去看。你看看他净说些什么混账话啊,就跟我家女儿没爸没妈似的,说我们会这个不会那个的,他可真说得出口啊。要是不反抗的话,他更无法无天,惯成他那个臭毛病。他先是在用人面前让你丧失权威,以后都没人听你的话了,就连太郎的教育也成问题。他会瞧不起你这做母亲的,根本不把你放在心上。” “该说什么,一定要说出来!要是他再骂你,你就说,我也有家,完全可以回家去。我说你也是真傻,怎么能忍受这些事情到今天?你啊就是老实过头了,人家就是看准你好欺负。听你说这个,我就气不打一处来,别再一味退让了!身份再卑微,也是有爸妈的人。弟弟虽然还小,起码是弟弟,还不至于落到在那种火坑里受罪的地步。他爸,你应该去见见阿勇,教训教训他才好。”母亲非常激动。 父亲从刚才就一直抱着胳膊闭着双眼:“我说他妈,你别说没用的办法了。一听到这事我就开始盘算,阿关能说出这些话来,大概真是万不得已了。看你今天愁眉不展,而且姑爷也不在,是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吗?最后跑到这里来了说要离婚。”他沉着地问道。 “他从前天开始就一直没进家。平时一连五六天看不见人影是家常便饭,我根本也不在意了。那天,他正要出门的时候就开始挑剔,说我准备的衣裳不好,不管我怎么赔不是他都不听,把衣服脱下来扔在我脸上,自己换上了西服。‘唉,还有比我更不幸的人吗?找了你这么个白痴老婆。’丢下这么一句嘲讽就扬长而去。这是什么话?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都不理我,偶尔说句话还这么刻薄。难道我还想被叫作原田夫人,以‘太郎母亲’的名号赖在那里吗?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还要继续忍下去!算了算了算了,不要丈夫不要孩子,回到没有结婚的过去吧。一直盯着太郎天真无邪的睡颜,心一横,就把他留那儿自己过来了。我再也无法待在阿勇身边了,不是都说嘛,没有父母在旁,子女也会长大的。与其让我这个晦气的亲妈来抚育,还不如找个他爸满意的后妈去抚养呢。或许这样还能多受点儿疼爱,对他的成长也有帮助。今晚,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回去的!” 阿关说得斩钉截铁,但母子情深哪能说断就断啊,她的嘴唇不停颤抖。 6 父亲叹了一口气:“真是苦啊,愁人啊,真是叫人为难啊。”他看了一下女儿,大丸髷上用金绳子卷着发根,随意披了件黑色绉绸和服外套。虽说是自家女儿,但早已是豪门太太的风姿,他真不忍心叫她松开绑好的发髻,换上平纹的丝绸,揽上揽袖带在厨房去做些洗洗涮涮的粗活呢。况且她还有太郎,不能因一时的糊涂酿成终生的苦果,不仅外人会笑话,一旦变回斋藤家姑娘回到家里,苦也好笑也罢再也听不到太郎喊妈妈了。虽然跟丈夫没有感情了,但是那份母爱怎么能割舍呢,将来她肯定会加倍思念儿子,说不定还会怀念如今的这点儿辛苦呢。” 红颜多舛,可叹这门不当户不对的姻缘又给她增添几分愁苦。 “爸爸要说不同意你离婚,你说不定会觉得我太过狠心。我绝不是在骂你,两个人出身不同,思想自然不同,虽然咱们这边尽心尽力,但说不定他没能领会心意。阿勇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,不仅头脑灵活还满腹学问,按理说不是胡作非为的人啊。一般有头有脸的人都会有些自我,在外面不能对人说的事情以及工作中遇到的烦心事呀等,回到家就想发泄出来,渐渐地,可能吹毛求疵。他这么年轻有为,自然跟那些在区役所提着便当盒去上班,回家后还帮妻子生火做饭的人不同。话说回来,讨取丈夫的欢心本来就是身为妻子的义务啊。从表面上,总觉得这世上的夫人都是无忧无虑的,所以觉得只有自己不幸,自然会觉得更加委屈。但是这也是你的职责,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。你老妈净说大话,亥之能够挣到这么多钱归根结底是多亏了原田家啊。俗话说,亲荫子七重光,他对我们简直就是十重光啊,咱家一直都在间接接受他们家的余荫。爹晓得你受苦了,但是为了父母兄弟,还有太郎这个孩子,既然你能忍受到现在,难道以后就坚持不了了吗?要是离婚,也不是不可以,那么从今以后太郎是原田家少爷,你是斋藤家女儿,一旦断绝关系可就一生不能再见面了。无论如何都是同样悲惨,还不如去承受原田夫人的悲惨命运呢。是吧?阿关,如果你觉得我说得对,就把这些事情藏在心里,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回家去,就像之前那样忍耐,坚持生活吧。你所说的痛苦爸妈都知道,你弟弟也会明白,眼泪都会替你分担。” 父亲分析着事情原委,竟老泪纵横。 听到父亲一席话,阿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:“我以后再也不会说离婚这样任性的话了。要是跟太郎分开,那么我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思呢?如果只想着逃避眼前的苦痛,那么生活永远也不会改观。往后我心如死灰,绝对不会掀起风波,起码要让太郎在父母的陪伴下成长。刚才我想起了那么多没用的事情,还让您听我说了好些烦心事。从今夜起,阿关权当自己死了,我会用自己的魂魄守护爱护着太郎。要是能这么想的话,就算忍受一百年的虐待我也能坚持。我明白您的意思了,以后我绝不会再说这样的话了,让二老替我担心了。”阿关抹去一滴又一滴滚落下来的泪水。 母亲哭诉了一声:“我苦命的女儿啊!”顿时泪如雨下。 本文选自《十三夜》,现代出版社2019年6月出版 推荐阅读 《十三夜》,樋口一叶 著,现代出版社2019年6月出版 内容简介:《十三夜》是现代馆“和风译丛”系列之一。作者是日本十九世纪日本优秀女作家代表樋口一叶。这部中短篇小说集精选作者代表作《十三夜》《暗樱》《行云》《月夜》等共计14篇。作者以冷静之眼洞察世相百态,写尽普通人凡俗的日常生活,并发掘他们坚韧生活的方式和力量,更以慈悲的温热之心熨帖世人的疲惫日常。她来自市井,书写市井,以本人在逆境中的崛起,书写大时代下小人物的生活原貌和人情百态,寄托世道衰败中对光明与温暖的渴望。 作者简介:樋口一叶(1872—1896),日本明治初期女作家。原名樋口奈津或樋口夏子,生于东京都,家境贫寒。5岁入学,小学尚未毕业便退学;14岁进入私塾学习和歌、书法和古典日文。1891年,师从作家半井桃水学习写作。次年,以“一叶”为笔名发表处女作《暗樱》,后陆续发表多篇小说。1895年,发表小说《青梅竹马》,获得极大认可。1896年病重,仍笔耕不辍。代表作有《青梅竹马》《十三夜》《大年夜》《浊流》等小说,另有多篇散文、诗歌,以及多卷日记。樋口一叶的作品深刻反映了明治时代底层人物的社会生活,以古典诗意之笔传达对人物命运的态度和情感,因而被日本文坛称为“明治的紫式部”。2004年11月,成为日本史上第一位肖像被印在日元纸币正面的女性。 文章来源:http://www.thepaper.cn/newsDetail_forward_3873005